这幅明代语喜金刚坛城唐卡古朴高雅,历史、艺术和宗教价值非凡

2018-12-11 | 文/黄春和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 

钦孜风格 16世纪

棉布矿物胶彩

纵54厘米 横45.7厘米

坛城是印度梵语“曼陀罗”的意译,有轮圆具足或“聚集”之意。它的起源要追溯到古代印度。据记载,古印度密教修法时,都要在道场建起一个或方或圆的神坛,聚集诸佛菩萨,以防止魔障的入侵或干扰,藉以集中自我精神而专注修法。后来,凡是聚集诸佛菩萨像于一坛,或图绘诸尊形象于一处者,均可称为坛城。

据唐不空译《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记载,共有四种主要的坛城:大坛城,总集诸尊之坛场及诸尊的形体,一一描绘诸尊;三昧耶坛城,绘诸尊的标帜和手印,因三昧耶系诸尊的本誓,故以此表示诸尊的本誓念愿;法坛城,图画诸尊的种子真言和一切经的文字义理,表示诸佛菩萨种子文字的坛城,所以也称种子坛城;羯磨坛城,塑造诸佛菩萨形象,以立体形式表现的坛城。其中,大坛城是四种坛城中最常见和最重要的一个类型。

大坛城是一种以几何图形为主体的绘画形式。其基本构图为:坛城由外到内以圆形和方形层层相套构成,正中间为主尊的宫殿,最外的圆形依次是火焰图案、金刚杵图案、莲花图案装饰,分别表示火焰墙、金刚墙和莲花墙。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火焰墙、金刚墙和莲花墙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火焰墙、金刚墙和莲花墙

内为正方形城池,城池呈井字形,四面均有T形入口,由内而外依次为饰有华丽帷幔的圆弧拱门、金碧辉煌的宫殿以及拱卫宫殿的摩羯兽,并用白、黄、红、蓝表示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整体结构繁复而规范,具有极强的装饰性和视觉美感,而其内涵又博大精深,与佛教密宗修学思想密切相关。这是坛城的基本结构,所有坛城皆以此结构为基础,又因主尊及其修法的不同而出现复杂的变化,从而形成各种不同的坛城形式。此幅语喜金刚九尊坛城唐卡表现的就是一幅标准的大坛城类型。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主尊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主尊

喜金刚又称“欢喜金刚”、“钦血金刚”、“呼金刚”,藏语称“杰巴多杰”,是藏传佛教尊奉的五大本尊之一——密宗无上瑜伽部母续修习的重要本尊。为藏传佛教萨迦派专崇。

据记载,喜金刚最初是由释迦牟尼佛变为金刚持身像宣说的,称《喜金刚根本续广大七十万颂》。它首先在邬金(乌仗那)地方传播,大约在8世纪时,大成就者毗瓦巴先后从邬金取回《喜金刚根本续简读本•五十万颂》和《喜金刚根本续略本》,并修持弘传,开始在印度传播开来。11世纪时西藏卓弥·释迦益西求法印度,将喜金刚全部经典译成藏文,将喜金刚正式传入西藏,卓弥译师也因此被尊为西藏萨迦派教法的创始人。

喜金刚有身、语、意等多种不同的造型样式,代表不同的修法,语喜金刚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种。据藏传佛教的说法,语喜金刚是佛语之功德在深密修道中所幻化的形象,藏传佛教把佛语细分为五种,即深如雷音、美妙悦耳、赏心可意、悠扬明晰、入耳中听,这五种佛语皆能令人欢喜,故称为语喜金刚。此幅唐卡表现的就是以语喜金刚为主尊的坛城唐卡。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 细节图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 细节图

此幅坛城中央绘主尊语喜金刚,他右腿单立,身黑蓝色,一面四臂,主二臂拥抱明妃,并分别持金刚铃杵,余二臂伸向两边,左手持骷髅碗,右手持金刚杵。明妃一面二臂,左手勾搂主尊脖颈,右手高扬持骷髅碗,左腿与主尊右腿并齐。主尊及明妃皆全身赤裸,头戴骷髅冠,头顶有象征愤怒的橘红色头发,手足和腰间分别有钏镯及璎珞装饰。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天女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天女

主尊周围由八个莲花瓣环绕,代表主尊的莲花台座。莲座之外的四方及四隅各有一女尊,为主尊八种子字所化的八天女,分别为:东方高莉天女,身色黑;南方卓莉天女,身红色;西方培答莉天女,身黄色;北方噶麻莉天女,身绿色;东北方布嘎西天女,身色青;东南方夏瓦莉天女,身白色;西南方旃陀离天女,身青红色;西北方东比尼天女,身杂色。八天女均一面二臂,裸身,黄发逆竖,有五种骨饰壮严,一手持剑,一手向外伸展,右足单立于智火炽燃中。主尊及八天女皆居方形城池之中,城池由饰有华丽帷幔的圆弧形拱门、金碧辉煌的宫殿和拱卫宫殿的摩羯兽等构成,高大雄伟,装饰繁复华丽。城池之外是四层圆形的外护轮,由外而内依次为象征解脱的的八大寒林、象征智慧的般若烈焰轮、金刚轮和象征慈悲的莲花轮。其中,八大寒林的表现尤其突出,各寒林以弧形边框相区隔,其内绘塔、山、水、火和修行者等,内容丰富,情景生动,在内容和形式比起一般坛城唐卡的表现明显优胜一筹。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萨迦派后期传承祖师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萨迦派后期传承祖师

坛城之外也绘有诸多图像。坛城四角各绘3像,共12像,其中8尊为僧人形象,4尊为头后束有发髻的俗人装扮,他们都应为萨迦派后期的传承祖师。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传承祖师系列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传承祖师系列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传承祖师系列

唐卡上方一排共绘13像,表现自印度金刚持至八思巴的萨迦派早期重要传承祖师系列,其中前四位和后五位据其形象特征可以辨认出来,中间四位身份难以辨识和确认。前四位自左至右依次为金刚持、金刚无我母、比瓦巴和那波巴,后五位自左至右依次为萨迦派初祖贡噶宁布(1092-1158年)、二祖索南孜摩(1142-1182年)、三祖是扎巴坚赞(1147-1216年)、四祖是贡噶坚赞(1180-1251年)和五祖八思巴(1235年-1280年),前三祖未出家,身着白色俗装,称“白衣三祖”,后二祖现比丘相,称“红衣二祖”。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萨迦派后期传承者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萨迦派后期传承者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萨迦派后期传承者

唐卡下方一排所绘由三部分组成,最左边是施供场景,一僧人坐于带靠背的禅座上,前方置供台,供台上整齐摆满花、果、朵玛等供物;接着是三尊护法神:十臂象鼻财神、二臂大黑天和四臂吉祥天母,都是萨迦尊奉的重要护法神;最后是7位僧人,表现的亦应为萨迦派后期传承者。

这些图像在布局上遵循了早期唐卡棋格式传统,确保了中央坛城宗教上的严谨性和视觉上的整体性与规范性,而在内容上又很好地呼应了中央坛城的主题表现,充分表明它是一幅表现藏传佛教萨迦派传承与修法的坛城图画。

对于这幅唐卡,值得我们注意的无疑是它的内容和风格。首先看它表现的内容。从唐卡上方一排传承祖师的身份和下方护法神的教派属性来看,我们可以明确判断它是一幅表现萨迦派题材的唐卡。在藏传佛教历史上,萨迦派对坛城的弘传和绘制成就最为突出,形成了密宗事部、行部、瑜伽部和无上瑜伽部四部完备的坛城图像体系。

据《汉藏史集》记载,萨迦寺当时在天窗和大殿顶层一共绘制了639幅坛城壁画,至今大殿顶层仍保存有一百余铺坛城壁画,基本可以一窥当时艺术风貌。15世纪兴起的俄尔寺,继承萨迦寺重视密宗坛城弘传和绘制的传统,也绘制了不少坛城壁画和唐卡作品,其中20世纪60年代流入日本的一套总共139幅的坛城画作就出自俄尔寺。1983年和1991年,日本讲谈社和日本东亚文化研究中心先后出版了这部曼茶罗集的豪华本和简装本,对于研究藏传佛教坛城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基于这部坛城图集为萨迦坛城之大全,它一定收录有此幅唐卡表现的坛城,但笔者一时难觅此书,无法查阅。所幸在四世班禅·洛桑却吉坚赞增补修定的《金刚鬘四十五种坛城》中,笔者找到了这幅坛城的图像范本,它就是“语喜金刚九尊坛城”,列于四十五种坛城的第七位。 

密集金刚三十二尊坛城唐卡

密集金刚三十二尊坛城唐卡

15世纪   棉布彩绘

纵50.8厘米  横44.5厘米

2014年美国邦瀚斯春拍

金刚鬘系列坛城出自印度重要的密教经典《究竟瑜伽鬘》。《究竟瑜伽鬘》是印度后期密教大师无畏生护(约11-12世纪人)的主要著述之一,成书于公元1100年前后,撰写地在印度超戒寺。该书由《究竟瑜伽鬘》和《金刚鬘》两部分构成,共26章。无畏生护在《金刚鬘》中称,若将所有内容置于一书,其篇幅过于庞大,不便阅读和流传,因此将它一分为二,分为《究竟瑜伽鬘》和《金刚鬘》两部姊妹篇。其中,《金刚鬘》主要讲述如何绘制曼荼罗及如何灌顶和开光等内容,《究竟瑜伽鬘》则详细记录了曼荼罗内部诸尊神的图像信息,前者着重于仪轨和图像,后者着重文字记述,二者相辅相成。据记载,12世纪晚期西藏僧人竹巴·白玛嘎波首次将《究竟瑜伽鬘》译成藏文,收录于《瑜伽圆满鬘:法性现观无边利他》中。16世纪末四世班禅·洛桑却吉坚赞在《究竟瑜伽鬘》记载的26种曼荼罗基础上增补到45种,遂成今日《金刚鬘四十五种坛城》之大观。它对西藏佛教图像学尤其是坛城图的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主尊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主尊

再来看它的风格。唐卡整体构图古朴,色彩沉稳,人物造型及衣纹线条生动柔美,由此可以明确判断为15至16世纪的作品。但它属于何种画派和风格呢?一时难以决断,因为无论从表现内容还是整体风格来看,它既有俄尔画派艺术风貌,又有钦孜画派风格特点,而俄尔和钦孜两派又都服务于萨迦派,本来在佛教修学和艺术传承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细节图

Lot 4060

语喜金刚坛城唐卡——细节图

但笔者经过认真分析还是倾向于将它归于钦孜画派较妥。理由有三:

其一,钦孜画派擅长画坛城图,这是古今公认的事实。五世达赖喇嘛于1670年规划绘制系列坛城图时明确指示:“息静一类的护法神像交由曼塘巴绘制,忿怒本尊和坛城图交给钦孜瓦强曲巴——贡噶曲德寺有以轨范师桑阿卡巴为首的精通者。”这一记载充分说明钦孜画派具有绘制坛城图的工巧优势和优良传统。

其二,此幅唐卡尽管在整体构图、表现题材及背景纹饰上相似于俄尔风格,但其他诸多地方与俄尔风格大相径庭。如它的色彩偏于淡雅,明显没有俄尔唐卡丰富艳丽,对比强烈,特别是俄尔唐卡的背景色彩多为深蓝色,而且从上至下没有变化,这幅唐卡与之明显不同;人物及景物表现上也不像俄尔绘画遵循尼泊尔传统,规范细腻,具有装饰性和程式化的特点;还有俄尔唐卡的画布比较精细,制作讲究,唐卡下部边缘一般写有藏文题记,唐卡背面也有很多用于装藏的藏文文字,这些特点在这幅唐卡上都没有出现。

其三,与俄尔唐卡表现不同恰恰相反,这幅唐卡的诸多特征明显趋同于钦孜绘画风格。如人物、景物及背景等配置的描绘简率随意,线条柔和,具有很强的写实性;诸尊除头光和身光外,皆有圆形的举身光,将尊像完全包围其中;中央主尊周围的八个莲花瓣五彩斑斓、精致华丽。这些特征和样式在钦孜绘画派大本营贡噶曲德寺现存的15至17世纪壁画上都能看到。基于这三点,我们将此幅唐卡定为钦孜风格大概没有疑问。

综上所述,此幅唐卡是一幅明代西藏中部地区的钦孜风格唐卡,在表现题材和绘画风格上具有鲜明的时代和地区宗教特色和艺术特点。画面构图严谨,布局规范;人物和景物勾勒细腻,生动写实;色彩丰富,色调和谐沉稳;风格古朴,气质高雅;表现内容少见,为萨迦派喜金刚修法中罕见的语喜金刚坛城,教派属性明显而突出。这些艺术和文化特点充分展现了它非凡的历史、艺术和宗教价值,对于研究明代西藏钦孜画派风格特点和元代以后藏传佛教萨迦派喜金刚修法的传承与发展具有重要学术意义。

作者:首都博物馆研究员 黄春和

资料来源于中古陶拍卖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伯尼·格拉斯曼,那个美国研究禅宗的老头儿走了|这世界

下一篇:梵华日报|纪念弘一大师研讨会举行,上海科普大讲坛走进莫高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