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保利秋拍推出清宫造像精品,妙云智珠紫极光华|一拍即合

2018-12-04 | 文/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12月9日下午,北京保利2018秋拍“妙云智珠 紫极光华——重要佛教美术清宫礼佛”将推出诸多佛教艺术造像,其中既有成对亦有单品。这些展品造型精美,蕴含深厚的历史人文积淀及美学价值。

清 乾隆 葫芦形佛龛一对及铜佛十一件

清乾隆葫芦形佛龛一对及铜佛十一件

尺寸:龛高79.5cm,佛尺寸不一

风格:汉藏(北京宫廷)

材质:紫檀嵌檀香、黄杨木、铜及铜鎏金

估价:RMB 6,500,000~8,500,000

佛龛以葫芦为样,造型别致,异常华丽。紫檀为主板材,质地坚硬细腻、色褐凝重,嵌饰有檀香、黄杨木雕,其中檀香木表现鎏金绶带,工艺十分考究,尽显皇家气派。下承方几式底座,形制新颖,稳重大方。整体纹饰与乾隆宫廷佛像陈设起呼应之用,清代家具的功能性和雕刻纹饰的独特性可见一斑。佛龛在清宫佛堂中占有显要位置,也是官式建筑和宗教建筑造型的缩影,因此每个细节均设计严谨,且各式奇珍汇成一器,此非造办处所造不能。

清乾隆葫芦形佛龛一对及铜佛十一件

清 乾隆 葫芦形佛龛一对及铜佛十一件

藏传佛教作为清宫廷最重要的信仰之一,在乾隆时期达到鼎盛。从乾隆二十二年至四十七年间(1757-1782),清宫基本按照统一模式先后修建和装修八座佛楼,并且在寝宫之内、内宫深处,有多处大大小小佛堂,供礼佛供奉之用,以奉藏传佛教法器和佛像为主。

清乾隆葫芦形佛龛一对及铜佛十一件

清 乾隆 葫芦形佛龛一对及铜佛十一件

此龛集中浓缩了乾隆时期造像特征的精华,既体现了清代皇室奉佛之虔诚,也折射出帝王后妃对于世寿绵长的希冀与向往。

清 乾隆 铜漆金菩萨

清 乾隆 铜漆金菩萨

尺寸:高97cm

风格:汉藏(北京宫廷)

材质:铜漆金

估价:RMB 3,200,000~4,200,000

此尊菩萨立像体量硕大,铜质精良,左臂于体前,右臂当胸,双手原应持物,现已遗失。菩萨面相沉静,面庞饱满方圆,额头宽阔,五官刻划清晰,双眼下视,鼻子挺拔,头髪丝丝可见,束高髪髻,原应配有花叶宝冠。前胸及腰披挂伞状缨络,嵌饰宝石,符合清代宫廷造像的程序化特征。菩萨裸上身,下身着群,裙脚如鱼尾般散开,双足赤裸而立。整体气质沉稳庄严,当为清代乾隆时期重要寺庙供奉。

清 乾隆 铜漆金菩萨

清 乾隆 铜漆金菩萨

由于乾隆皇帝本人精通和信奉藏传佛教,他在紫禁城和承德外八庙共建了八座六品佛楼,按照下品、上品、上上品、瑜伽品和般若品这些佛教修行的等级,铸造了数千尊佛像,体量小且数量大,为市场上所常见。而与此同时,还铸造了一部分大体量造像,通常在三世佛及五方佛的体系中配以二十四菩萨,供奉于北京及承德的重要寺庙之中,具有极为鲜明的时代特征。

清 乾隆 铜漆金菩萨

清 乾隆 铜漆金菩萨

此尊菩萨像即为乾隆时期造像风格的代表之作。当时,佛教造像通常面相较康熙时饱满,额头宽而隆,脸型偏方圆,五官刻画程序化,鼻子有的简略做出三个面,呈三角体,挺拔而有力度,与康熙时期相对写实的眼眉及脸型有较大区别;其上眼睑向下垂,弯度明显,呈法相森严的俯视眼神,时代风格极强,明显区别于同时期其它地域之造像面貌。京畿多处寺庙及承德外八庙作为清代皇家寺庙,保存了数量众多的金铜造像,而大体量的造像组合却幷不常见。这些造像通常工艺十分考究,仪轨森严,铸造之时已有明确的供奉环境与意旨。

清 乾隆 铜漆金菩萨

清 乾隆 铜漆金菩萨

在汤姆森·理查德1870年所拍摄的原北京黄寺大殿所供奉的菩萨组像中可见极为相似的菩萨立像。与此尊立像相同,二者皆躯体丰满,肩膀宽阔,双腿幷拢,身缠飘带。此尊菩萨原本亦应配花叶宝冠,飘带缠身,从其仪轨森严的面容与披挂中可以认定应为乾隆时期铸造,为清代宫廷乾隆时期皇家寺庙菩萨造像组合中重要的遗存。

清 雍正-乾隆 铜鎏金文殊菩萨

清 雍正-乾隆 铜鎏金文殊菩萨

尺寸:高36.2cm

风格:汉藏(北京宫廷)

材质:铜鎏金

估价:RMB 3,000,000~5,00,000

清代宫廷造像做工精细,风格成熟,为汉藏融合式风尚的成熟期。康熙、雍正及乾隆三朝宫廷造像则将蒙古、汉地的造像精粹相融合,并于此之上,以藏传佛教的风格和铸造工艺,创造性地发展出更加华美而具雄阔气度之佛像风格。此尊文殊菩萨无论从造型或工艺,均显示出极高的艺术品质。展现出清代宫廷金铜佛造型艺术之鲜明特点,其工艺精湛,品相完好,而今仍旧保留有完美的宫廷气息,难得尤甚。

清 雍正-乾隆 铜鎏金文殊菩萨

清雍正-乾隆铜鎏金文殊菩萨

其发髻高束,头戴五叶宝冠,面庞圆润,弯眉长目,相容静谧,为造像量度中的标准样式。身体略向右边倚斜,上身袒露,佩戴璎珞钏环等。右手高擎宝剑,表示菩萨的智慧如利剑,能斩断一切烦恼与愚痴;左壁攀附的莲花上奉经书,代表般若智慧浩瀚如经卷。

清 雍正-乾隆 铜鎏金文殊菩萨

清雍正-乾隆铜鎏金文殊菩萨

菩萨下着长裙,衣薄贴身,全跏趺坐于莲花宝座上,莲座为双层束腰仰覆莲座,上下各缘饰连珠纹一周,束腰深陷,莲瓣三层且极为立体,几件清雍正时期造像之莲座可作参考,具有相似的时代风貌。

清 雍正-乾隆 铜鎏金文殊菩萨

莲花台座底部

这种莲花台座形式极为特殊,为典型的雍正时期风格特征。可参照带“大清雍正年制”款清雍正铜鎏金弥勒菩萨像“大清雍正年制”北京保利2017年春季拍卖会Lot 6016,及清雍正铜鎏金绿度母像北京保利2016年春季拍卖会Lot7386;通过几尊造像的莲花台座形式以及艺术风格对比分析,可以得知这种束腰深陷、莲瓣刻画极为立体的莲台形式是雍正时期比较典型的艺术表示手法。同时,其鼻短且正面看呈三角锥形,为康熙后期,将汉藏风格中融入蒙古造像特征之后所产生的独特的面貌,是雍正到乾隆宫廷造像开脸的标准样式。整件作品体量较大,比例结构精准,与造像量度经中所列明尺度极为相似,表现出强烈的西藏造像的影响,在汉传造像祥和儒雅、柔美慈祥之感中,为菩萨这一形象注入了一种强健英武之气,为雍正到乾隆时期宫廷造像中难得一见的范例,品相及封底皆完好,极为难得。

清 17世纪 大威德金刚

清 17世纪 大威德金刚

尺寸:高22cm

风格:西藏 扎什伦布寺

材质:黄铜烧古、面部泥金、铜鎏金

估价:RMB 3,000,000~4,00,000

大威德金刚梵语称“阎曼达嘎”,意为“死亡的征服者”,藏语译为“怖畏金刚”,关于这个称呼有一个传说,相传阎魔天曾经以牛首人身的形象四处屠戮无辜的生灵,使西藏陷入血雨腥风之中。文殊菩萨在众生的求救声中,也化现出水牛头,又变化出八面、三十四臂、十六足,显示出比阎魔天更高的威力,最终降伏了它,所以大威德金刚之名也因其“有伏恶之势,谓之大威;有护善之功,谓之大德。“威”是表示降伏恶魔的威猛力量,“德”是代表智慧摧破烦恼业障,他是藏传佛教尊奉的主要本尊之一,同时也是东密、台密尊奉的重要本尊。

清 17世纪 大威德金刚

清 17世纪 大威德金刚

此尊正面为水牛头,面有三目,象征阎罗王,头戴骷髅冠,长角突出,项饰人头长链。中间一层一头,呈愤怒像,头戴骷髅冠,为吃人夜叉,名参怖;顶层一头,为其本尊文殊菩萨形象。三十四臂分置于左右两侧,手持不同法器,其持物各有寓意,但主旨在于表现本尊大勇猛、大无畏的功德,中央二手左手持嘎巴拉碗,右手持钺刀,并拥抱左手托颅碗、右手持铖刀的明妃金刚起尸母。有十六条腿,左右各八条腿,其中右八腿弯屈,左八腿伸展,展立于束腰莲座上,十六足各踏天王、女明王及飞禽走兽等。后背拱门型火焰状背光。下承单层覆莲座。背光及底座鎏金,更添华丽。

清 17世纪 大威德金刚

清 17世纪 大威德金刚

扎什伦布寺的造像尤受清宫珍崇,在清宫所藏各类造像中,有四百余尊“札什璃玛”,其风格高度统一,与本尊在艺术特征上亦极为一致,工艺精细,造型生动写实不拘泥,铜质厚重,用料考究,雕工精致细腻,表面打磨光洁,尤其是身后所饰镂空火焰背光,展现工匠强大的艺术功底,主尊肢体饱满有力,所承莲座形制相同。本件拍品造型复杂程度极高,加之主尊法器与火焰背光保存完整,殊为难得,是清初扎什伦布寺风格造像珍贵的实例。

清 17世纪 目犍连、舍利佛

清 17世纪 目犍连、舍利佛

尺寸:高32.4cm

风格:西藏 扎什伦布寺

材质:铜鎏金、嵌松石

估价:RMB 2,000,000~3,00,000

近年来,扎什伦布寺风格造像频频现身国内外艺术品市场,受到市场及收藏界的普遍青睐,充分体现了这一造像风格的优胜特质。诚如它在市场的表现一样,扎什风格造像在西藏造像艺术史上曾风靡一时,影响非凡,它源起于后藏的扎什伦布寺,而后播及西藏广大地区,成为清代西藏地方普遍尊崇的官样造像风格。至今西藏各大寺庙尤其是格鲁派寺庙仍然遗留有这一风格造像的大量精美作品。此次北京保利拍卖公司推出的这两尊佛陀弟子像就是扎什风格造像的典型代表,它们不仅以鲜明的艺术特征展现了清代西藏扎什风格的艺术风貌和工艺特点,而且还以独特的造型姿势反映了扎什造像大胆而非凡的审美追求。

清 17世纪 目犍连、舍利佛

清 17世纪 目犍连、舍利佛(左)

这两尊弟子像造型特征基本相似,皆为站立姿势,身躯扭动,臀部后翘,呈明显的三折枝式;头部浑圆,圆顶无髪,面形圆润,五官端正,相貌庄严;上身着袒右肩袈裟,右肩覆有袈裟角,下身着僧裙。唯手印和持物有别,其中一尊左手当胸托钵盂,右手下垂,作持握状。其持物为锡杖,已失。另一尊左手下垂托圆钵,右手当胸作持握状,持物亦为锡杖,已失。

清 17世纪 目犍连、舍利佛

清 17世纪 目犍连、舍利佛(右)

二像身后和身下均有背光和莲座相陪衬。背光由圆形头光和舟形身光相连而组成,外缘饰以整齐的火焰纹,火焰如燃烧一般富于动感,又似开放的花瓣具有极强的装饰性。莲座为圆形束腰形式,上下边缘装饰连珠,双层莲瓣肥厚饱满,上下对称分布,造型及装饰也极为美观。莲座下封底及装藏完好无损,保持了尊像神圣的宗教特性。整体而言,两尊造像造型大方,体态优美,工艺精细,保存完好,尤其是二者成对出现,殊为难得,在风格、工艺和题材上均表现不俗,具有十分重要的艺术和宗教价值。

明 16世纪 胜乐金刚

明 16世纪 胜乐金刚

尺寸:高39cm

风格:西藏

材质:铜鎏金、嵌松石

估价:RMB 1,600,000~2,600,000

从造像欣赏看,与14至15世纪金铜造像相比,16至17世纪的如意轮胜乐金刚头部上扬,进而使造像的视野更加开阔,男尊主面庄严沉静注视明妃的神情使得原本环抱的双身像毫无俗人想象,这是藏传佛教双身造像的最高境界;男尊主面与其余三面的12只眼睛将造像的视野扩展到三维空间,从而使象征智慧与慈悲的双身本尊成为曼荼罗宇宙的中心;同时,造像以明妃金刚亥母镶嵌了绿松石的、流畅变化的璎珞将双身像合围成一个不可分离、但又飘逸轻盈的整体,消弭了金属造像的沉寂,具有了双身像具有的生命活力。

明 16世纪 胜乐金刚

明 16世纪 胜乐金刚

此外,本尊金铜造像形体优美、头部、躯干与肢体比例合度、鎏金明快,17世纪以后出现的大量如意轮胜乐金刚金铜造像大都是在此类造像风格上发展起来的。

明 16世纪 胜乐金刚

明 16世纪 胜乐金刚

从金铜像装饰工艺来看,藏传佛教金铜佛宝石镶嵌技术自15世纪前后的丹萨替造像达到顶峰,随后逐渐衰微,此尊如意轮胜乐金刚绿松石为早期浅绿色绿松石,镶嵌技术可以看做是后期作品的范本。

文字:北京保利拍卖官网

图片:雅昌艺术网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奈良当麻寺迎红叶观赏季,《还珠格格》“小鸽子”出家

下一篇:梵华日报|福州弥陀寺坍塌引关注,中援柬文物工作者获王国骑士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