毗卢寺壁画守护人:初心不改,用青春诠释坚守与无悔

2018-11-27 | 文/葛蕾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如果你从北京名校毕业,面前有一个三线城市郊区的工作,工资特别少,你愿意吗?

如果这份工作大部分时间要自己一个人完成,“孤独”是常态,你愿意吗?

如果让你连续20年都在这个单位工作,把青春都奉献在这里,你愿意吗?

1997年,有一名刚刚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的年轻姑娘,毅然决然对这份工作说:“我愿意!”

冥冥中的际遇

武育红做壁画讲解

武育红做壁画讲解

岁月似乎对武育红格外温柔,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许多痕迹。明朗的笑容,亮晶晶的眼眸,言谈间,她仍像20多岁的小姑娘一般。她说,多亏这20年来在毗卢寺的磨练,让她的心境一如大学刚毕业那般澄澈。

武育红是土生土长的石家庄人,上大学之前,她来到历史悠久的佛教名刹毗卢寺义务做壁画讲解工作,并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毗卢寺壁画

毗卢寺壁画

毗卢寺位于石家庄市杜北乡上京村,始建于唐天宝年间,素有“小敦煌”之称。199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毗卢寺壁画作为中国四大壁画之一,和敦煌壁画一样,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艺术价值和宗教价值。

毗卢寺壁画

毗卢寺壁画

在来寺里做讲解工作之前,武育红对佛教一窍不通,只觉得那里的壁画很漂亮。随着对佛教和壁画深入了解,她觉得越来越美妙。“画师们能够用画的形式把我想象中的佛教、想象中的美好世界描绘出来,简直太神奇了!”从那开始,她的心里就埋下了一颗种子。

上大学期间,武育红跟同学们一样,去电视台实习,但始终提不起精神,隐约觉得这不是她想要的工作。后来机缘巧合,她又去了毗卢寺实习,这次实习,让武育红清楚地知道,这就是她该来的地方。

武育红做壁画讲解

武育红做壁画讲解

“可能冥冥中自有定数吧,我觉得那时是毗卢寺将我呼唤过去的。”实习期间,武育红骑着爸爸的摩托车,穿过整个石家庄市区去毗卢寺做实习讲解员,乐此不疲。毕业后,她顺理成章地留在了寺里,通过自己的努力,渐渐成为了毗卢寺的“金牌讲解员”。

微薄的工资和命中注定的使命

 寒冷天气下做笔记

寒冷天气下做笔记

“我大学专业是‘播音与主持’,毕业后在毗卢寺当讲解员,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专业。”武育红说,自己的讲解工作就是在传播优秀的传统壁画艺术:“我用我的表达,给大家讲述这座千年古刹里的佛、菩萨的动人故事,讲述壁画艺术的精美绝伦和它所展现的工匠精神。我觉得这就是我的使命,命中注定我要将壁画中的故事和美传播出去。”

如果武育红在乎的是名和利,那么毗卢寺或许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甚至是一条很艰难的路。直到现在,她每个月到手的工资也只有两千多块钱。

“如果没有使命,这个地方是留不住我的。”早些年,毗卢寺是荒郊野外,连网络都没有,武育红每天要穿过整个石家庄市区去上班,用自己的青春热血陪伴毗卢寺壁画。

武育红说,文物的挖掘、保护、传承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她愿意一直坚持跑下去。 

曾想过放弃,因为爱而坚持 

武育红之所以能够大胆追求梦想,跟家人坚定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但即便有家人的支持,她也曾萌生过“放弃”的念头。特别让武育红感到歉意的是她的孩子们。

把孩子带到毗卢寺里照顾

把孩子带到毗卢寺里照顾

“他们生活很自理,自己会做饭,衣服鞋子脏了自己洗,已经习惯了。跟其他的家庭比起来,我确实做的很不够。但我必须要有取舍,家庭和事业无法两全。让我欣慰的是,他们很支持我,他们在电视上看到我,看到我的书,很为我骄傲。我的先生也很支持我,不管是办展览和做讲座,他都陪着我,是我的‘御用’摄影师。可以说,我把家庭和日子搬到了热爱的事业里面,搬到了毗卢寺。”

“20年来,我一直守着毗卢寺壁画,时常觉得自己太渺小了。这么多年来,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让大家都知道它,没有能力更好地保护它。”她说。

毗卢寺壁画质量上乘,是佛教艺术和绘画艺术的珍品,却不为大众所熟知。

“宣传需要经费,毗卢寺没有那么多钱来做宣传。我的梦想就是把毗卢寺壁画宣传出去,让它走下云端,走出殿堂,走入百姓生活。当感觉这个梦想遥不可及的时候,我想过暂时离开它,先去挣钱。但转念一想,我走了以后它们怎么办呢?有可能境遇更糟糕。而且这么多年的陪伴,也让我舍不得离开它们。”内心辗转几次后,仍放不下这里的壁画,武育红最终还是选择留下来。

自费出书,为伊消得人憔悴

做图像采集

做图像采集

2012年,武育红编写的《印象毗卢寺》正式出版。这本书从酝酿到出版,花费了整整两年的时间。

“毗卢寺在我之前没有过讲解员,我手里的资料非常少。就得靠我自己将一颗一颗的珍珠串成串,只能用我的讲解做大家的‘眼睛’,去发现去领略毗卢寺壁画之美。”

“写这本书的初衷也很简单,”她说:“有了书,以后再来新的讲解员或工作人员,他们就能很快地进入工作状态。来毗卢寺参观的专家、学者,想进一步研究毗卢寺壁画,也可以通过我的书来了解。”

毗卢寺没有网络,也没有电脑,在这两年时间,武育红就一边查阅资料,一边手写。当时孩子还小,晚上在家里加班,哄孩子睡好之后再熬夜整理资料。

手写资料

手写资料

书稿初具规模以后,跑印刷厂、根据编辑要求修改稿件……这都是漫长时间里需要解决的问题。为了省钱,她化妆品、衣服统统不要。因为资金有限,整本书的图片都是黑白的。所以当时出书之后武育红就许了一个愿望,日后要出一本彩色的书。时隔6年,今年的7月份,她终于如愿以偿,出版了彩色版本的《初见――毗卢寺壁画》。

两本专著出版后,也受到了许多业内专家的关注和称赞。20多年的壁画研究和讲解工作,使武育红也多次获得省市级荣誉称号,2013年被共青团河北省委、河北省人社厅授予“河北省杰出青年岗位能手”称号。

步履不停,陪伴一生

作为“毗卢寺壁画的女儿”,武育红最不愿看到的是壁画的日渐老去。她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最好的保护就是让壁画在“有生之年”让更多的人欣赏到它的美。与其做毗卢寺壁画的守望者,不如做壁画文化的传播者。

经过一系列大胆尝试和不懈努力,毗卢寺逐渐走进大众的视野。

2016年12月,“大美若隐”壁画展在石家庄市捞天下水上店开幕,博得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2017年3月,毗卢寺壁画进高校活动在河北师范大学博物馆会议中心开幕,武育红的专题讲座壁画漫谈让更多人认识了毗卢寺壁画。

为表彰她在毗卢寺壁画研究、宣传、推广方面所做出的不懈努力和杰出贡献,2017年武育红被河北省委宣传部和省文化厅联合授予“河北省最美十大文化能人”称号。

2018年7月至10月,“粉壁丹青——毗卢寺壁画艺术展”在河北博物馆举行。期间武育红坚持利用每周六上午休息时间,来到展览现场进行公益讲解,连续讲了13场,效果超出预期。

功夫不负有心人,随着对毗卢寺宣传力度的加大,现在来毗卢寺参观的人数增加了很多,专家和学者也多了,参观人员的层次也提高了。

参与壁画修复工作

参与壁画修复工作

除了宣传,武育红也在积极推动毗卢寺壁画保护工作。从2017年开始,毗卢寺请来了敦煌壁画修复的老师,对壁画进行了将近一年的修复工作。修复之后,壁画的寿命可以延长三百年,期间不会再有细菌种群的侵入。

壁画修复

壁画修复

现在,武育红把重心放在研究和宣传上。今年,她办过讲座,将毗卢寺壁画与全国各地其他壁画做比较,让大家知道毗卢寺的美。此外,她还计划带着数字化的“毗卢寺壁画”走进全国各地,走到民众当中,让文物活起来。

武育红把研究、宣传毗卢寺壁画作为自己一生的事业。“我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是非常值得的事情,没有后悔过,我会一直做下去,这就是我的使命。我想我会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记者:葛蕾

图片由武育红提供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云岗数字石窟亮相福州博览会,栖霞寺再现“奇妙玄光”

下一篇:湖南省佛协召开第七次代表会议 选举新一届领导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