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如何看待这个爱化妆的僧人|这世界

2018-11-15 | 文/李芳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日本僧人西村修二

日本僧人西村修二

当一个爱化妆的僧人跪拜于佛陀面前,佛陀心里是如何想的?

我们不敢猜测,也没人会知道。

不过,在既是名日本僧人、又是化妆师兼支持同性恋组织成员的西村修二看来,对美的追求与对佛陀的热爱并不会互相排斥。

他说:“我认为佛教传递的核心信息是感知平衡,感受幸福,并分享幸福。”在他眼中,外貌的美也会增加幸福感,让人“更自信慷慨,更乐于关心帮助他人”。

在东京一座拥有400年历史的佛寺中长大的西村修二,对化妆品的热衷自小就开始了。那时,他会偷偷把玩母亲的化妆品,用眼影、唇膏把脸蛋涂得花花绿绿。他回忆,那样子“很疯狂”,“像个小丑”。

爱化妆的僧人

爱化妆的僧人

除了化妆品,他还有其他方式来学习“美”,也是一种更符合传统的途径。八岁时开始接触日式插花,事实证明他还挺有天赋的。这段被美熏陶的岁月,在他眼中十分珍贵,“那是打下坚实基础的时光”,因为可以“在流动和平衡中发现美的真谛”。

十几岁的时候,由于举家搬至纽约,西村也开始在帕森设计学院学习。随着他对美容和化妆的兴趣日益高涨,他渐渐担心,父母也许会拒绝他。事实并非如此。父亲说成年人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于是,毕业后他很快开始实习、工作,正式成为一名专业化妆师。

除了美,有一样事物西村同样割舍不下,那就是传统。24岁时,他回到日本接受佛教僧侣培训。起初,他逼迫自己必须在美丽和佛祖之间做出选择;不过他后来发现,原来也可以只做他喜欢的自己,那就是两者兼得。

在僧侣培训中,西村曾询问一名高僧,平常为流行歌曲和选美大赛化妆,或者自己支持同性恋的举动,是否会触犯佛教戒律,佛祖会不会不开心。僧人回答,只要心里纯净,无论什么工作、穿着打扮、爱好去向,都不会影响他当一个合格的僧人。

这段话犹如久旱甘霖,让西村大呼畅快。他笑着说:“那是一场解放,我终于可以做我自己了。”

两重身份间,他的身体也穿梭于地球上两个遥远的地方——日本和美国。在老家,他全力辅助父亲经营家中的寺庙;在美国,他会在各种大小比赛的后台各种奔波。

化妆品

化妆品

去年,他负责为美国小姐比赛的嘉宾和选手化妆。在博客中,他难掩兴奋:“和刷子、腮红、选手们在一起,简直太开心了。”

鉴于佛教强调无欲无执,西村拥有如此多重的世界观,倒也不那么令人意外。他不是把事物定义为某一种,而是很多种。例如,他在博客上写道,自己是有“性别天赋的”,不受女性或男性这种传统约束的限制。

西村进一步解释道:“我的身体是男性,但思想非男非女,或既是男又是女。这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

虽然他是同性恋拥护者,不过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同性恋或双性恋。他认为,人不需限制自己,释放自己,可以让自我独一无二。

也许,他不是唯一一个将爱美与佛陀联系起来的人。

《美国佛教妇女》季刊2105期也发文思考了爱美对佛教传播的作用。主笔露露·库克在文章中分享了其对口红和佛陀启蒙的看法。

库克写道:“当生活中洞察到一些背后的真理时,我认为自己的魅力会大大增强。有时,我可以从自己的外表和别人的眼光中解脱出来,这种时刻相当难得。不过我心里依然明白,即使涂上一层厚厚的口红,也始终不能阻止我走进佛陀。”

佛像

佛像

作者: Ephrat Livni

编译:李芳

来源:QUARTZ

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佳士得拍卖会佛像成黑马,金庸遗体在宝莲寺火化

下一篇:梵华日报|2018讲经交流会即将举行,张大千精品亮相西湖艺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