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对佛教文化的贡献(中):弘扬佛教文化

2018-10-10 | 文/魏道儒 | 来自:梵华网  分享:

编者按:佛教文化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发展历程中,经过与固有中国传统文化的融合,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都留下了深刻影响。

佛教对中国文化的贡献,各类研究早已颇多。那么,中国人对佛教文化又有哪些贡献呢?面对这个问题时才发现,我们几乎从未思考过它。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魏道儒看来,中国人对佛教文化的贡献,可以从三大方面进行简要探索、分析和总结。梵华君将以三篇文字分别呈现这些精彩内容。

以下为第二篇:

中国人弘扬了佛教文化

中国人对佛教文化的第二个重要贡献是弘扬了佛教文化。从“汉语系统佛教”的发生、发展角度考察,中国人弘扬佛教文化的工作包括“求法取经”和“弘法传经”两个方面。所谓“求法取经”,指的是中国人把域外佛教文化传到中国;所谓“弘法传经”,指的是中国人把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传到其他国家。“求法取经”运动使中国成为最大的佛教输入国,这个过程始于三国时期,历经东晋到隋唐的几次高潮,一直延续到宋明时期。“弘法传经”运动使中国成为最大的佛教输出国,这个过程从隋唐时期开始,一直连绵不断地延续下来。隋唐时期既是中国佛教理论创造达到顶峰的重要时期,也是中国成为当时世界佛教中心的定型时期,更是中国实现从最大佛教输入国向最大佛教输出国转变的关键时期。

玄奘大师像

玄奘大师像

佛教从公元前2世纪左右传到我国的新疆地区,西汉末年传入内地,此后200多年,到中土传播佛教的都是来自古印度和中亚各国的信仰者。三国时期,与佛教学说以独立姿态进入中国思想界同步,与佛教在中国进入大发展时期相适应,出现了立志去古印度的求法取经者。中国人西行求法,一般认为始于三国时期的朱士行。东晋时期,众多僧人或为求法,或为朝拜圣地而西去古印度,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西行求法高潮。隋唐时期,西行求法者也不少,并且出现了对中印两国文化交流影响巨大的人物,最著名的就是玄奘。在千年赴印留学求法史上,玄奘为祖国争得的荣誉,在古印度享有的盛名,在译经方面取得的成就,为中印两国文化交流做出的贡献,无人出乎其右。求法运动在宋代仍然进行。乾德四年(966),宋太祖派遣僧人行勤等157人西去印度,这是中国历史上朝廷派遣的规模最大的出使印度团队。在北宋初的六、七十年间,到古印度取经并且返回者有138人。这个阶段虽然求法运动依然高涨,但是对中国佛教自身的影响已经不大了。宋代以后,去印度的僧人就很稀少了。明朝曾派官僧到印度,并没有取得什么成就,这与从13世纪开始佛教在印度本土逐渐消亡有关系。从三国的朱士行到明朝的官僧,1000多年间,历代西行者出于求取真经、解决佛学疑难问题、促进本国佛教健康发展、瞻仰圣地等不同目的,或者自发结伴,或者受官方派遣,怀着虔诚的宗教感情,勇敢踏上九死一生的险途,把域外佛教传播到中国。没有这些西行求法者,中国就不可能在唐代就成为当时世界佛教的发展中心。鲁迅先生曾经把法显、玄奘这些“舍身求法的人”与“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称为“中国的脊梁”。人的信仰可以有不同,但是那种热爱祖国,为了真理和事业不畏艰险、百折不挠甚至勇于献身殉道的精神,始终是推动一个民族发展的不竭动力,始终值得赞美和弘扬。

鉴真大师东渡日本

鉴真大师东渡日本

从隋唐到明清的千余年间,中国人持续把佛教从中国传播到了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近代以来,中国人又把佛教弘扬到亚洲之外的各大洲许多国家。中国人向国外弘法传经延续时间之长、参与人数之多、事迹之感人、成效之巨大,几乎可以与西行求法运动相提并论。但是,国内外学术界研究中国人“求法取经”要比研究中国人“弘法传经”滞后很多,投入人力少,推出成果少,在许多方面研究薄弱,在许多方面甚至是空白。比如,对于历代赴日本、韩国以及东南亚各地弘法的高僧群体研究很不够,还没有像《历代赴日本弘法高僧考》、《历代赴韩国弘法高僧考》、《历代赴越南弘法高僧考》、《历代赴东南亚弘法高僧考》之类的著作,也没有《近代赴欧美弘法高僧考》之类的著作。

一方面,我们应该看到,中国人的“弘法传经”与“求法取经”一样,是整个世界佛教文化交流史上光辉灿烂的阶段,可以作为人类文明交流互鉴取得伟大成就的典范;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认识到,中国人在“求法取经”过程中所求的“法”所取的“经”,与“弘法传经”过程中所弘的“法”所传的“经”已经不是一回事,中国人在其中的身份也完全不相同。中国人通过把梵文、巴利文及古代西域多种民族文字的佛典翻译成汉文,本身就是进行了一次文化上的再创造,同时,又经过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创造了新经典、提出了新思想,形成了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求法取经”是创造性的接受古印度的宗教经典和思想教义,“弘法传经”是传播中印两种文化交流互鉴后的宗教文化成果和宗教思想结晶。对于中国人来说,前者主要是作为学生的学习过程,后者主要是作为老师的教授过程。“弘法传经”的过程不仅仅是传播佛教文化的过程,而是以佛教文化为载体,全面弘扬、传播中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过程。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 魏道儒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星云大师亲临人文世界论坛,新国剧《西游记》首演

下一篇:中国人对佛教文化的贡献(下):丰富和发展佛教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