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南亚曾经最强盛的古国圣地,与佛国之光不期而遇|这世界

2018-01-12 | 文/李小奇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虽戴着“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帽子,柬埔寨这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却以它丰沛的文化底蕴和摄人心魄的艺术魅力在人类的精神世界始终占有一席之地,尤其是作为佛教文化艺术圣地的吴哥更是为世人所推崇。这里有世界上最大的高棉式建筑群吴哥窟(小吴哥),有以“高棉的微笑”蜚声世界的巴戎寺,有展现百年老树与寺庙“合二为一”奇观的塔布笼寺……宏大的布局、细腻的雕刻、对自然的尊崇,吴哥用淡然的微笑向世界展示信仰的高度,向人类揭示精神世界的磅礴。它的灿烂,是此行前不曾预料的,它的质朴,也是此行前不曾期待的。

吴哥寺,光芒涌起幻象

吴哥寺

吴哥寺

大多数人心里的吴哥窟(Angkor Wat)就是小吴哥了。准确来说,吴哥窟本应被称为吴哥寺,是整个高棉古迹中保存最为完好、规模巨大的寺庙。岂今为止,吴哥窟究竟是寺庙还是陵墓,仍是未盖棺定论之谜,因为这段沉寂了千年的历史,早消散在风中无从考证。  

踏上通往吴哥窟的石桥,脚下是在暹粒鲜见的清澈河水。桥两边朝南向北都有不见脸的石狮子,但仅从它们昂首翘臀的一股傲气,渐显皇家应有的严肃与神威。 

不知为什么,从这开始,我脑子里一直将吴哥窟的每个场景与故宫相比较。同样有护城河的安全防御,同样是层层套住的大门,同样也都是穿越狭窄长廊后重见天日的豁然开朗。所不同的是眼前构建吴哥的所有一切都来自石头,相比木头,石头无论在运输、建筑还是雕刻都来得复杂与艰难,但却能流传千年而不腐,我们应该感谢高棉神勇善战的苏利亚瓦尔曼二世国王。而处于同一时代的北宋,流传下来的东西呢? 

走过一座通向中心石塔的长长的如桥石路,两边的扶手满是印度教神庙里经常出现的九头蛇(Naga)的身影,它总是扇形地展开在每一个台阶的尽头。 

眼前就是莲花般立起的吴哥最有名的五座塔,它已出现在柬埔寨的国旗上。塔即须弥山,中央一座,四个角各一座,只是从正面看只能看到三座。这也是为什么在我的潜意识里,吴哥窟这最有名的标致,总是三座塔的影子。从左方走下石桥,找到传说里的莲花池,日头刺破了云层,将一缕金光撒在水面上,也将暮光里初开的睡莲照得更明艳。 

在走上三层台基准备近距离接近这传说中的须弥山时,雨点紧急地落下,只是这一次,我可以随意地找一个无人的窗台,坐上去,静静地看着外面的雨敲打石头的样子。雨一直细细地下,外面早没了热带雨林的气势,倒真像极了梅雨里江南小巷里湿溽溽的青石板。

眼前就是登上塔顶的阶梯,不借助双手是爬不上去的。因为在神面前,五体投地地膜拜又岂是什么过份之事呢?这也是吴哥唯一比较危险之处,数年前一法国女子摔亡于这里,其夫为纪念她,在阶梯的一侧修了一条窄窄的带细钢管扶手的水泥梯。石阶仅10公分宽,直角与平面早已被磨得圆滑,而每一级石阶的高跨度基本在半米以上,且两边无扶手护拦。在越走越上之间,我体会着高处不胜寒的颤抖。 

上面别有洞天,四角的四座塔是相通的,长长的走廊里到处都是无头的佛像,人们因为贪嗔痴念或信仰差异而动手毁灭的,绝对不是佛。 

佛本无相,更不会因为自己的塑像有没有头与脸而失去佛的位置。在这样一个佛与我同在的地方,即使不是一个信徒,我仍能感受到一股镇定下的力量,让人忘了处身何处。这是一种幻象吗?或我只是幻象里的一个表象?亦或都不是,因为我的过去与我的未来才是一种幻象,而我,只是偶尔如现在般清醒于这个拥有无形力量的世界。 

一只鸟飞过,我回过神,旋即穿梭在或明或暗的时空走廊里。原来,梦醒之处是吴哥!

护城河上的石狮

护城河上的石狮

小吴哥的塔尖

小吴哥的塔尖


吴哥寺

吴哥寺

塔上向外看

塔上向外看

吴哥寺

吴哥寺

吴哥寺

吴哥寺

吴哥寺

吴哥寺

吴哥寺 吴哥寺 1515749962162963.jpg 印度的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浮雕

印度的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浮雕

从大门到小吴哥寺

从大门到小吴哥寺

巴戎寺的四面微笑

巴戎寺的四面微笑

巴戎寺的四面微笑  

阳光在我到达巴戎寺的那刻刺破云层。这个石头城是大吴哥里最为有名的寺庙,并以“高棉的微笑”而为世人所赏识。 

在这样一种由丰厚双唇、上扬的杏仁眼组成巨大脸庞的石雕下面,我不由得觉得自己的渺小。每一座高耸入云的塔的四面都是微笑,无论在哪个角度,无论抬头或是低头,总能在无意间瞥见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而这种微笑,对于任何人来说,所感受到的应当都不同。而我则确定这几百张绝无相同的脸,所传递给我的是相同的信息,那是世间最平凡且最不平凡的微笑。我曾不止一次地表达过微笑的力量,我也曾期待着收到这份力量。但在越来越繁华外表下的微笑已经越来越远离原始的状态了。 

而在这个满是巨型石块雕起的小山上,当看到四面八方的微笑向我袭来时,竟受宠若惊到无以复加,而我却根本来不及对每一个微笑还礼致意。但好在,他们的微笑一直在继续,并没有因为我的无礼而收了回去。突然觉得自己很糟糕,即便石头都会微笑,何况我呢! 

蓝天渐渐推开了阴云,又似泼墨一般将白云重新洒在其上。在这样一个有着阳光白云蓝天的午后,我早已幸福得想微笑了。 

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树妖与塔布笼的情爱

树与塔布笼寺

树与塔布笼寺

一直到走进塔布笼寺时,我决定,如果被树妖缠住在此,我将不会喊“HELP!”在这座盘枝错节的寺庙里,我相信树妖与古庙的拥抱永远无法分离。 

从近千年前的腾空出世,到之后的被冷落被遗忘,再到一百多年前被世人发现,塔布笼寺在树妖的陪伴下,一直走到了现在。而所有人都无法将他们分开,因为这种相连是从骨肉里开始的,一旦被强行分离,两者将同时分崩离析。 

从开始到结尾,塔布笼寺与树妖就这么交织交合,只有当你亲眼看见这青黛的石头与乳白的树根完美结合时,你才会发出由衷赞叹,原来大自然的情与爱更炽热,也更隽永。

树与塔布笼寺

树与塔布笼寺

树与塔布笼寺

树与塔布笼寺

树与塔布笼寺

树与塔布笼寺

树与塔布笼寺

树与塔布笼寺

树与塔布笼寺

树与塔布笼寺

责任编辑:葛蕾

上一篇:梵华日报|朱维群走访中佛协,纪录片《一带一路 重走玄奘路》首发

下一篇:张焯:专家学者与画工团队无缝协作,云冈这事儿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