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提加达拉德尼亚寺:达罗毗荼风格的石头寺|这世界

2017-12-29 | 文/李芳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康提加达拉德尼亚寺(Gadaladeniya Vihara)

康提加达拉德尼亚寺(Gadaladeniya Vihara)

清晨,驱车行驶在康提至科伦坡的主干道上,凌冽的寒风像针一样,扎得我打了个寒颤。抬头,看晨曦初照,远山如黛。我知道,与甘波罗王朝密不可分的加达拉德尼亚寺就在不远处。那个年代,艺术是何等地绚丽多姿!

驶离康提十几公里,终于到达目的地。此时,云消雾散,摘下层层面纱的日光终不再含蓄,炎炎地照在地上,加上如洗的碧空,远观佛寺,愈发显得壮美。

寺院附近销售着精美的铜制工艺品

寺院附近销售着精美的铜制工艺品

加达拉德尼亚寺,1344年由甘波罗王朝首任国王布伐奈迦巴忽四世下令修建,全部建于山顶岩石之上,凝结了多位设计大师的心血。后惨遭葡萄牙殖民者破坏,18世纪时又得以重修,由南印设计师Ganesvarachari主持建造,因此建筑呈现出明显的达罗毗荼风格。

中央佛塔有保护顶

中央佛塔有保护顶

漫漫石阶通往击鼓厅,从其狭窄的门道通过,我看到一个高高的石台上,一尊白色宝塔矗立正中,高约15英尺,四根柱子为其撑起一个保护顶,相传此顶已历经数百年风雨。宝塔四周各环抱有一座小塔。五塔形制相同,通体抹白灰,各塔入口处有精美雕饰,塔中也奉有小佛像。

石质主殿的入口(来源于网络)

石质主殿的入口(来源于网络)

下石台,继续向前,就到达主殿。这座全部由石头建成的主殿,因维修无法入内,颇有些可惜。但从入口向内看,正中有一尊铜坐佛,金光灿灿,背后为巨大的龙纹佛龛,鲜艳精致。身旁还有四尊立佛。屋顶形状因维修无法判断,不过据寺志记载,最初为石质圆顶,可能结合了窣堵坡的样式。

主殿的坐佛像(来源于网络)

主殿的坐佛像(来源于网络)

龙纹佛龛

龙纹佛龛

主殿内壁画已有些斑驳不清

主殿内壁画已有些斑驳不清

深受印度建造者的影响,此地的整体风格,与其说佛寺,更像是印度教神庙。

主殿入口两侧各有三柱,此处浮雕尤为精致,连台阶上都雕饰着动感的舞者和鼓手。主殿之内的坐佛,与阿努拉德普勒时期佛像的安详静谧不同,坐佛周身散发出一种自豪和权威,这也许同样受到了印度教的影响吧。

门柱上的浮雕充满动感(来源于网络)

门柱上的浮雕充满动感(来源于网络)

主殿一侧干脆有一座印度教神庙,供奉着毗湿奴像,据经典《大史》记载,因为那时佛陀已不在,毗湿奴,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被选中拯救斯里兰卡和佛教,因此他在当地人心中有着特别的尊崇地位。神庙与其他建筑一起,体现着佛教和印度教在同一场所文化艺术上的融合。

文明恰恰因邂逅、碰撞、交融而多姿多彩、琳琅满目。想到此,出寺瞬间,心情大好。

寺内一处佛龛

寺内一处佛龛

寺中一角

寺中一角

另外,寺内各角有不少小水洼,洼中植有株株睡莲,待盛夏时节,我必重游此地,赏嫩蕊凝珠,闻蝉声悦耳。

佛塔附近有一处小水洼

佛塔附近有一处小水洼

作者:Mahil Wijesinghe

编译:李芳

文字来源:斯里兰卡《星期日观察家报》

责任编辑:李芳

上一篇:梵华日报|北京文物僧塔垃圾成堆,老外佛系男登《非诚勿扰》

下一篇:梵华日报|龙泉之声开通法文、德文版,星云大师祝福60对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