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和尚们中去:日本神胜寺禅宗文化一瞥|这世界

2017-09-22 | 文/李芳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你上一次静静地坐着,不用想昨天干了什么、明天该干什么,不去盯着手机、刷着各种“圈儿”,是在什么时候?

假如这是你的常态,恭喜,你已加入正念(冥想)的大军。国际健康权威机构已经确认,正念对缓解压力和治疗抑郁非常有效。很多大公司比如谷歌、耐克和星巴克等,都将这种疗法列入其员工身心健康方案中。已逝的乔布斯帮主说,通过正念,“你的直觉开始膨胀,然后,你可以感受到更多”。

在终日泰山压顶的世界,现在最流行的真言就是:“啥也别做,给我坐那儿!”

那么,正念到底是啥呢?

“简单来说,正念就是时时刻刻的感知,”乔·卡巴金说。他就是那个给冥想找了个世俗化的同义词,并把它发扬光大的人。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对正念疗法产生了兴趣,他们纷至沓来,探寻日本禅宗文化的根蒂。

在日本,旅游业势头凶猛,人口总量却不断缩水,很多维持着古老传统的寺院在经营上一片惨淡。为了生计,有些寺院打开大门,迎接四方游客,带领他们体验曾经神秘的世界。举个例子吧,福井县的永平寺,就是乔帮主曾考虑在那里落发为僧的地方,现在旅游业搞得是欣欣向荣,寺院旁边还盖起了一座耗资数十亿美元的酒店。

京都的春光院,《星际迷航》中柯克舰长的扮演者威廉·夏特纳就曾拜访过这里。现在这个寺庙除了正常事务,还会承办同性婚礼,开设教育培训,提供禅修体验。

日本广岛神胜寺内景观

日本广岛神胜寺内景观

在世俗化路上走得更远的,是日本广岛的神胜寺。这座群山环绕中的寺院,这些年重新把自己打造成“禅宗博物馆和园林”。它的目标是什么?就是让参观者充分调动五官,感知禅宗的真谛。

到了这儿,游客都能做些什么呢?

打坐?当然少不了。不过,人们还可以在五观厅中品尝美味的乌冬面,配有五道小菜,这可是在尾数为4和9的日子里僧人们才有的待遇;还可以在澡堂里净化身心,在茶室体验茶道之艺,或者在美到不能更赞的花园里溜达溜达。还有一个好消息,所有这些行动都不会像僧人一样受到条条框框的制约哦!

神胜寺内藏有的白隐禅师书画作品

神胜寺内藏有的白隐禅师书画作品

过一条马路,对面的KOHTEI艺术展廊里,还保存有18世纪白隐禅师的作品。他创立了“只手之声”的公案,意在引导人们打破理性思维,获得突然的直觉性顿悟。

这个公案,为临济宗所常用,而神胜寺就属于此派。1191年,荣西禅师从中国引进临济宗,很多人也把他看作日本禅宗的开山之人。

在日本,禅宗还有另一大派别——曹洞宗。此派由道远禅师所创,他于1244年建立了永平寺。曹洞宗避开了“只手之声”的实践,而将主要精力集中于打坐之上。

这两个宗派均对日本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园林景观、茶道到建筑设计等,无一不体现了与二者千丝万缕的联系。

早在7世纪,禅宗就已从中国传入日本,但直到镰仓时代才站稳脚跟。在那个时候,禅宗里关于“觉悟要靠个人努力才能实现”的思想,在当时社会中坚的武士阶层里大受欢迎。

在神胜寺体验坐禅

在神胜寺体验坐禅

受禅宗打坐文化的“诱惑”,我来到神胜寺。在寺院办公室门前简单集合后,导游带着我们几人,穿越了一个名为“感念之心”的花园。这里有一汪水池,锦鲤鱼在其中游来游去;水塘两边,樱桃树、枫树郁郁葱葱。

继续向前,有一个小湖,伴着跳跃的阳光,湖面上层层鳞浪随风而起。一座木制长桥驾于其上,弧度十分优雅,导游告诉我,它叫“龙背桥”。过桥之后,就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国际禅宗文化体验中心。在这里,Shoan Osho禅师接待了我们。他穿着“广重蓝”的袍子,优雅耐心地指导一行人如何进门。

“首先,请脱掉鞋袜,穿上木屐,”他说,“进门前后都要鞠躬,双手合十以示感恩。”

神胜寺禅修体验

神胜寺禅修体验

进入大厅,木制的结构,暗淡的光线,低低的榻榻米台子。每个台子上都摆放有厚厚的蒲团。Osho向我们示范如何安稳地坐在上面并盘起双腿。

盘腿可能看起来有点难,但其实它远比想象中要简单。这个蒲团设计得很好,我们坐下时,背部挺直,可以很好地实现腹式呼吸,这些可都是禅宗打坐的一部分。

Osho说:“请半睁双眼,不然会睡着。将视线集中于面前1.5米左右的事物上。如果你觉得昏昏欲睡,请将双手抬起,置于胸前。我会用香板来让你保持清醒。”

我想象中,香板就是一个象征性的提醒工具。但是当看到禅师手中像维京船桨一样的工具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神胜寺禅修体验

神胜寺禅修体验

请不要把它当作一种惩罚,它只是一次提醒,Osho说。

然后,他燃上一根香,摇了四次手铃,我们的打坐体验就此开始了。

整个大厅静悄悄的。一片静谧中,感官开始变得敏锐起来:我感受到了山风,它徐徐地飘进窗口,轻轻地吹在脸上,柔柔地抚摸着肌肤;我闻到了原木和香的味道,还听到了远处飞机轻微的“鼾声”。

透过半睁的双眼,我看到禅师像树懒一样缓缓地走动。他先抬起一只脚,静待几秒,再落下,然后抬起另外一只。

15分钟过去,并没有人要求叫醒服务。正当我心中略有烦躁时,Osho摇了一下铃铛,休息时间到。Osho建议,如果腿麻了,不妨换个姿势。

5分钟后,铃声再度响起。这声音,在厅内形成共振,宛如池中荡起微微涟漪。

神胜寺禅修体验

神胜寺禅修体验

这一次,一个勇敢的女子举起了双手。我看到Osho慢慢地走向她,二人先互鞠一躬。因为好奇,所有人都停止了冥想,睁大了双眼,时刻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啪!啪!啪!啪!

女子背上承受了4记重击。余下的人都蜷缩起身体,内心深表同情。

不过,很快,其他人都逐渐举起双手,期待一次又一次的重击。就像去了温泉不泡澡,不挨几下香板子的打坐体验就不完整似的。然后我也颤抖着举起双手。

令人开心的是,背部的打击仅仅疼痛了一会儿,之后就感觉神清气爽,那种效果如同做了一次上好的按摩。

神胜寺禅修膳食

神胜寺禅修膳食

第二个阶段的冥想时间为25分钟,漫长到我的脑海中早已四大皆空,双眼麻木地注视着自己的胸部随着呼吸起起落落。有那么一刻,我突然领悟到范·莫里森(Van Morrison)所说的“进入现在”的含义,即不被任何思绪所打扰。之后铃声响起,我们的体验结束了。

Osho的结束语非常简洁:“以后每天,请保证为自己抽出一点时间。5分钟,甚至1分钟。”

离开大厅时,我们与Osho互相鞠躬,然后穿上鞋子离开。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下,我的心情十分愉悦,如获新生。

禅师是对的。过惯了肩扛千斤重担的日子,在静谧的冥想之海里,哪怕泡上一小会儿,都会产生巨大的回响。

有人说,2040年,日本将有24000个寺庙从人们视野里消失。当大批人涌向城市,乡村寺院的信众就会越来越少。不过,像神胜寺这样的寺庙,通过世俗化的实践,不仅保障了生计,而且让更多的人体会到禅修的益处,着实令人欣喜。

作者:STEVE JOHN POWELL

译者:李芳

来源:《日本时报》

图片:日本神胜寺官网

责任编辑:曾鑫

上一篇:第二届敦煌文博会成果发布 六大主体活动亮点频频

下一篇:崇化法师:佛教是连接一带一路亚洲沿线国家的心灵纽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