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真心常住清净地

2017-07-13 | 文/宿小白 | 来自:中华佛文化网  分享: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本期摄影:宿小白

迈进广胜寺毗卢殿,我发现殿内空无一人。凝神静气,将自己隐匿于这片清静之中。在这个秋日的黄昏时分,独自一人欣赏古人留下的瑰丽创造,感觉十分美好。

广胜上寺毗卢殿建于元代,明弘治十年(1497年)重修。想到这是一座经历了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和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两次大地震后遗存下来的建筑,顿生敬仰之心。走入殿内,只见佛坛上毗卢佛、卢舍那佛、释迦牟尼佛和观音、普贤、文殊、地藏菩萨一字排开,均为泥塑彩漆坐像,法相庄严,令人赞叹不已。

绕过佛坛,可见殿内后檐墙明间和两次间绘弥陀佛和十二圆觉菩萨像。十二圆觉菩萨来源于《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门,名为圆觉,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槃及菠萝蜜。”根据佛经,十二圆觉的名目次第为:文殊菩萨、普贤菩萨、普眼菩萨、金刚藏菩萨、弥勒菩萨、清净慧菩萨、威德自在菩萨、辨音菩萨、净诸业障菩萨、普觉菩萨、圆觉菩萨、普善首菩萨。这十二位菩萨,昭示象征了修行的精进不止和一种圆满的境界。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透过昏暗的光线,墙壁上一尊尊身躯近两米的圆觉菩萨像赫然出现在眼前。由于身后佛坛与墙壁之间的距离较短,我只能在一个十分逼仄的空间里观瞻,这些高大魁伟的佛像所具有的那种迫力,令人不由得屏息静气。晦暗中,诸菩萨娴静地显现出自己的轮廓,佛像的表情更显肃穆庄严,初敷时的颜色仍然鲜亮无比,泛出沉稳的光华,簇拥而行在青色调子的背景上涌现出来,给人以一种奇幻神秘之感。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弥陀佛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壁画中的人物对称地排列着,弥陀佛居中结跏趺坐于束腰须弥座之上,两侧各有六尊圆觉菩萨像侍立,全部的人物只在一个行列上。为避免这种对称陷入单调,突出了每位菩萨手势的不同和姿态动作的起落,并特意安排一位菩萨侧身而立,我们可以充分体会到画师的构思巧妙与独具匠心。

这些菩萨头戴华冠,项佩璎珞,面相盈润,肌肤丰满,或优雅侧立,或静思深虑,或窃窃私语,皆妩媚生动而又端庄从容。净土的庄严,都化作了菩萨的慈悲。如此大气,又如此隽永。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诸菩萨像的服饰线条尤为精丽,菩萨的冠带、服饰分色线和墨线两种,几乎全部为铁线描勾勒。无数紧密纤细、屈铁盘丝一般修长柔软如游丝的线条,在五彩斑斓的色块之中穿行游走,缠绵悱恻又倏尔分离,水流潺潺又奔涌而出,有粗细、轻重、徐急的变化,抑扬顿挫,充满音乐的韵律感。渐渐地,这来自暗寂深处的旋律开始在我的心中奏响激荡开来……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这些壁画的色调鲜艳丰富、浓郁深沉,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以青红大色块为主渲染主体,浓得热烈稠穰化不开,淡得如轻烟缥缈,“浓淡无不得其所”。这的确是一些洋溢着美的绘画精品,是那个神性价值日趋衰退的时代里宗教艺术的一曲绝响。

在明代,由于兴趣的转移,文人画家已不屑于在寺庙或厅堂内绘制壁画,视其为“贱役”,此项工作便逐步转移到宫廷画师或是像杨氏父子这样的民间画工手中。

贡布里希说:“没有艺术这回事儿,只有艺术家。”艺术是跟人走的,人在艺术在。随着壁画绘制者的转移,曾经盛极一时的宗教壁画逐步式微已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及至明代,壁画世俗性和写实性进一步增强,神的形象已完全人间化、程式化,线条的运用和力度明显减弱,笔墨的渲染加重,色调明艳富丽,整体呈现出一种精密华丽的风格,尤以北京法海寺和繁峙公主寺壁画为代表。

然而,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像却是宗教壁画世俗化潮流中的一次回旋,有着某种游离于时代风格的东西。只要把他们与早期法海寺壁画(1439年—1444年)和同期公主寺壁画(1503年)中的人物做一比较,即可知这幅作品,更近于古典的、超越的精神,仍然保持着金元时期佛像疏朗洒落的气势,透露出一些神性的光辉和宗教的幻想,让我记起在崇福寺弥陀殿所见的那些高大精美的胁侍菩萨。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以我有限的学识,很难将十二位菩萨与他们的名号一一对应起来,仅能凭借他们手持的法器判断一二。手持如意的为文殊菩萨,是释迦摩尼的左胁侍,专司智慧,意为吉祥。只见其华冠上的珠饰繁华缤纷,轻薄的法衣紧贴在富有弹性的肌肤之上,线条的粗细变化产生了“形如脱壁”的艺术效果,目光柔和而坚定,能够泯化世间一切忧喜,姿态从容而有静气,仿佛正在冥想一般悄然而立,将菩萨的圣洁庄严与内心的悲悯刻画得淋漓尽致,画师专注的态度和高超的技艺可见一斑。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文殊菩萨

我突然感受到,尽管现代社会物质方面越来越繁荣了,但匮乏时代人们的心灵倒是更富有人性的色彩,也更加充实。

旁边的两位菩萨似乎正在窃窃私语。画面左侧的菩萨双手张开、侧身而立,法衣的颜色已经有些褪色,更显出质地的轻薄,如同蝉翼般轻轻披在肩头,给人以清净飘逸之感。右侧的菩萨作转首倾听态,形体更为高大浑实,法衣上的线条千折百回、密不透风,沉稳持重的神态自然而然地溢出,有一种“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的气质。这样轻重明暗的失调,被菩萨头顶的云赋予了平衡。画中渗透着强烈的节制和淡泊的宗教精神。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傅雷说,中国的诗和画,都具有无穷(infini)与不定(indefini)两元素,让读者的心神获得自由体会、自由领略的天地。与同时期文艺复兴时代的西方宗教壁画热衷于表现人物的动感姿态、近似夸张的表情和热烈的宗教激情相比,明代宗教壁画永远呈现出一种淡泊宁静的氛围,所有人物皆陷入内心的冥想和沉思,要体察到画面之外的无限深意,全赖于观者的洞察力、鉴赏力以及和与作者心意相通的程度。“此中有深意,欲辩已忘言。”我想,佛教绘画之所以能打动人心,凭借的正是这股沉默神秘的力量。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圆觉菩萨

广胜寺毗卢殿十二圆觉菩萨

离开毗卢殿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幕场景:大明正德皇帝在京城的豹房中寻欢作乐,文人士大夫们忙于建造自己的园子以构筑隐遁避世的乐园,整个社会充斥着嬉戏玩乐的氛围,而千里之外偏僻乡村里的一队默默无闻的工匠,正在用调和鼎鼐的功夫将对佛事的奉献绘制于墙壁之上。他们专注的神情,一笔一画细致勾勒的姿态,仿佛历历在目,那种认真的人生令人感动。

此次游历的感受,无论在艺术,或是人生方面,是我和他们之间穿越时空的一次邂逅,是自己的心灵和对方对话时所碰撞出的火花。这是生命的火花,是无言之美。


责任编辑:曾鑫

上一篇:花开敦煌|常沙娜的美妙世界(传承)

下一篇:阳曲不二寺壁画:且向斜阳唱挽歌